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幸村和一惠的双胞胎弟弟一树关系僵硬,这是除了一惠以外谁都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幸村想把喜欢的人占为己有,作为当事人的弟弟,幸村自然成为了他最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好在这位守护姐姐的骑士先生已经转学东京,幸村自然多了很多继续邀约一惠的机会。

    眼见着就要周末,一切平和,可就在周末前的最后一个下午,一惠差一点和一个叫浅野寿花的女生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emmm女生打架真的是一种很难想象的画面……

    这位浅野寿花是神山美纱的同班同学,一惠是去给神山还学生证的,哪知道神山没见到,冲出来一个浅野寿花,抓着一惠的领子就是一顿质问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是不是欺负美纱了?她今天都没有来上课!”

    一惠听得一头雾水:“哇靠你这个人是不是莫名其妙,我好心来还学生证,怎么就突然背锅?再说了逃个课是个多正常的事。”比如她的亲弟弟就是一个典例,逃课甚至逃到了被留级。

    浅野寿花不肯松开手,继续情绪激动地对着一惠吼:“我都看到你把美纱推倒了,在楼梯间的时候。而且,美纱从来不会逃课!”

    “楼梯间?那个啊……那是她自己撞到我,她今天没来指不定就是逃课去和哪个小哥哥约会呢?你很奇怪诶,还有,你能不能不要再扯着我的领结了,我这样弯着腰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一惠说完这句话,浅野真的松开了她的领结,然后转手就去扯住了一惠长长的秀发。

    一惠:……

    她果然应该去剪个短发。

    一惠在同龄女生之中,170公分的身高可以算是行走的天空树了。虽说是浅野揪着她,可是在一惠抬手准备推开浅野的那一瞬间,画面看起来倒更像一惠才是欺负人的那一方。

    最后,一惠和浅野两个人都被教导主任叫去进行思想教育了。先入为主的教导主任看着两个人的身高差距,直接认定了是一惠欺负了人家。

    于是,幸村预定好的周末,一惠被要求去浅野家登门道歉。

    接受完教育的一惠从职员室出来的时候,又坚定了一次自己果然应该去剪短发的的想法。

    之于浅野寿花对她的敌意这么重,一惠思来想去觉得只可能和一个人有关——自家竹马幸村精市同学。

    做一个简单的推理就能轻松地得出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神山美纱告白接近了幸村,幸村的青梅横沟一惠妒火燃心,在楼梯间把人推倒,这个行为致使当事人不敢再来学校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浅野寿花视角里她潜意识里自动脑补完整的画面,于是作为神山亲友的她自然而然地对一惠抱着极大的敌意。

    撇开这些私人的恩恩怨怨,一惠某种程度而言,是全立海大幸村厨的公敌。

    幸村在职员室的门口等一惠,后者的表情淡然丝毫没有接受批评的诚意。看到一惠这幅模样幸村就了然了,他这位青梅果然对案件和弟弟以外的事情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幸村还是关切地上前询问:“一惠,还好吗?”

    一惠点头,“没事,就是教头逻辑不行。”

    教导主任是个中年谢顶的男人,学生私底下都喊他教头。

    “他惩罚你了?”

    “他让我明天去浅野家登门道歉……啊,浅野就是中午那个扯了我头发的女生。教头觉得是我欺负了她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幸村,一惠终于想起了面前这个长相柔美的少年就是万恶之源。

    原本想直接回教室的一惠上前一步就握住了幸村的双手,她开口,一字一顿的说话语气有些咬牙切齿:“万恶之源幸村精市。”

    幸村无奈笑道:“我怎么就成万恶之源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是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万恶之源明明就是一惠呀,总是让我心悸不已。”

    一惠: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她说不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总而言之,我周末要去道歉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约会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一惠,周末有两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网球部不是周日有训练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想让一惠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一惠想了想曾经几度被幸村骗去陪网球部集训的过往,她咽了口唾沫,“我可以拒绝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,没有要你陪我们训练,我开玩笑的。”幸村满意地看着一惠略微惊恐的表情,抬手就用手指弹了对方的额头,“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去浅野同学家,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听完幸村的话,一惠直接点头,“也对,你去也好,毕竟造成这个结果的间接原因是你。”

    幸村坚信所有机会都是自己争取来的,他计划着和一惠一并去道完歉,可以直接带着一惠去他早在一个月以前就预约好入场券的作者访谈。

    那位作者是一惠最喜欢的推理小说作家白夜圭吾,现场的观众都可以拿到一本带有作者签名的精装书。

    想给一惠一个惊喜,因此幸村没有提前告诉一惠。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