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结果晚饭间,一惠什么都忘了问。

    饭后收拾餐具,幸村主动要帮忙一起洗碟子的时候,一惠倒是想起来她把自家竹马叫回家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一惠索性停下了手里正在刷盘子的动作,关上了水龙头,一脸严肃地转向幸村,开口道:“幸村,我有点事想问你啊。”

    幸村亦是动作一顿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那个神山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话啊,真的只是告白这么简单吗?”

    其实一惠就是没有想通,为什么神山看到自己会那么害怕。

    尽管早就习惯了自家青梅从来说话都很直接的方式,但是问到这一点,幸村总还是本能地多想了一些。

    少女的模样,就像是妻子在盘问丈夫一样(?)。

    emmm他都在想些什么啊……

    幸村定了定神,目光柔下,打量起女孩带着疑惑的漂亮面孔,反问道:“你很在意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很在意啊!”一惠想都没想直接回答,稍稍激动的语调让幸村有些讶异。于是一惠又补充解释:“呃……不是那个在意,我就是觉得神山和浅野的死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幸村失笑,他就知道某些人的脑回路永远都不可能绕到感情的事上。他也不再和一惠调侃,正色回复:“她找我说了些她和浅野之间的事。”

    似乎是得到了确定的答案,一惠的目光微凛,“你和神山果然认识。”

    对于幸村的回答,一惠没有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在说神山这个名字的时候,她并没有提供出任何与“神山”有关的线索,而幸村没有对这个名字产生陌生的反应,且第一时间就和神山美纱对上了号,加之幸村淡然的表情也告诉了她,他与神山是熟人。

    被一惠猜到,幸村也不意外。他家青梅的智商,也就在这些方面比较优秀了。他毫无隐瞒地点了头,“嗯,神山是美术部的后辈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她具体谈话内容是?”

    然后,一惠就像个真正的警官一样在做例行询问。然而对象是幸村的话,怎么看都更像是……在解决家事?

    “神山没有和我明说究竟是什么事,只是说和浅野有关,找我问点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她好好的找你干嘛,找别人不行吗?”

    嗯,果然很像来自妻子的盘问。

    “神山是美术部的后辈,我曾经关照过她,她和除了浅野以外的女生关系都不太好,所以才来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想也知道因为被神之子关切过的对象,肯定会遭到嫉妒,然后被孤立。很套路的展开。

    呵,万恶之源幸村精市。

    “其实在浅野事发之后,我才明白神山支支吾吾想跟我表达的事具体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神山想说的一定就是浅野和她父亲的事了,毕竟那件事影响不好,再说逝者已去,出于尊重,幸村没有直接说出口。

    到了一惠这边,她根本毫无顾忌地把话戳穿了:“浅野被她父亲各种层面地虐|待,因为无法忍受而去找神山商量怎么办,然后神山也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只好暗地里来找你这个曾经关照过她的前辈咯?”

    “一惠,你这话说的倒像是我启发了她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是在想,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可一惠知道的也不少呀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从堂哥那边套了话。”看着幸村满脸写着果真如此的模样,一惠终是软下了语调,“嗯……抱歉。”

    一惠知道幸村不喜欢她总是想着案件,幸村说她像个推理狂一样。但是……忍不住啊!

    事实上,一惠和幸村两方都在为对方考虑。一个想方设法忍住,虽然大多数情况根本就没把这当回事,另一方虽然不喜欢,但还不是一直纵容着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这两个人的理解模式形如老夫老妻。

    尽管一惠的弟弟一树不喜欢幸村,但是他有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感叹,自家姐姐的确和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很登对。

    气氛一下沉默了,幸村看着一惠别扭的模样,忍不住笑道:“没有阻止你问我的意思,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对于一惠,幸村向来都是无限的包容。

    一惠眼睛一亮,“那最后一个问题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神山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单纯地把最初的问题反着问了,然后,话题又陷入了开始的循环。

    幸村:“你很在意吗?”

    一惠:……

    算了算了,有点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一惠决定放弃这个话题,而此刻幸村却突然靠近她,侧头轻轻靠在了她的耳边。呼吸的温热气流一下一下的喷洒让一惠觉得酥|痒。

    他压低了嗓音,带着磁力的声线摄人心魂:“我跟神山说,让她找你,你堂哥是警察,或许可以帮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一惠后退了几步,一脸嫌弃。就这样还搞得这么神秘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没问出个什么所以然,比如神山看到她为什么要害怕成那样?

    幸村抬手用手指弹了一下一惠的额头,“发什么呆呢,我要回去了。”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