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酒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仿佛带着一股摄人的危险,一惠盯着酒杯看了数秒, 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    她隐隐预感到那酒有问题, 可是眼前这个叫优夜的男公关看起来似乎真的知道不少内情。又经过几番激烈的思考, 一惠还是把那杯酒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反正身上带着发信器和心率传感器, 一旦出事,堂哥应该可以从定位找过来把她救下。

    因此, 一惠不再犹豫地将那杯颜色鲜艳的酒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黄濑还在香槟塔前应付秋子的纠缠,尽管知道一惠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 可秋子牢牢挽着他的手臂, 他完全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“海斗~你在看什么呢~”秋子娇滴滴地在黄濑胸前撒着娇, 她一手撑在黄濑的胸前画着圈圈, 手指上的那些宝石戒指在灯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 作为一个尽责的代班, 黄濑只是僵住了脸上的笑容,他还是很配合和秋子之间的互动。

    眼前人群拥挤,黄濑只能从缝隙里艰难地查看一惠的情况。他有些失策了, 完全没料到自己会被一个油腻富婆给缠住。

    一惠喝下的那杯酒并没有她想象中属于酒精的辛辣,除了碳酸的刺激感以外, 一惠甚至觉得味道不错。她放下空杯, 随即就开口问:“可以说了吧,关于真斗。”

    她来此的目的,就是套线索, 她也没想到会遇到如此简单直接的方式。虽然想过来的太容易会不会不靠谱, 或者有可能自己被套路。

    优夜眯着魅惑的眼眸, 微笑着看向一惠,他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在骗我?”果然,线索哪有那么容易套,又不是套堂哥的话(?)。

    “没有骗你,我会告诉你关于真斗的事,只不过,可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优夜的语调拉得很长,大概是酒劲慢慢上头,一惠渐渐察觉眼前优夜的模样开始重影,而他说话拉长的音调,像极了催眠曲。

    一惠心头瞬间警铃大作,真的是这酒有问题吗?

    趁着自己还清醒,一惠站了起来,正当她要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之时,她被拉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幸子小姐别着急走。”

    优夜拽住了一惠,还没把人扯进怀中,另一方的力量阻止了他的行为:“不好意思,这是我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到了极致的温柔嗓音,一惠努力撑着眼皮,拉住她另一只手的,是幸村。幸村微笑着看着优夜,蓝紫色的眸底却闪着冰冷的锐利。

    不同于以往的装扮,幸村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服,深蓝色衬衫更是为他温柔的样子点缀上了几分儒雅。

    幸村的这个形象,像极了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。

    一瞬间一惠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,虽然一直都知道自家竹马长得确实好看,但是他这个样子,真的好迷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钢铁直男横沟一惠,也为此刻的幸村心悸。

    没有时间让一惠想清楚幸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,后者直接把她扯进了自己的怀中。幸村垂眸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孩,浅茶的双眸神色迷离,脸颊也泛起了不正常的红晕。

    一惠酒劲上头,整个人都瘫软在幸村身上,幸村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,她索性顺势倒进了幸村的怀中,贴在对方的脖颈处。

    嗯,很好闻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过来啦~~”女孩微微发烫的身体靠着幸村,带着酒意的语调黏黏糯糯,听起来就像撒娇一般。

    撒娇这个词在一惠的身上原本是不存在的,幸村也遭不住突然变得娇柔的一惠。一时间,幸村僵住了身体,贴在他颈窝不断传来的温热吐息居然让他感到身体发热。

    在优夜面前,幸村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反应,他还是凛着完美无瑕的优雅外表,宠溺地抚摸着一惠的头发,柔声低喃:“乖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幸村直接把一惠打横抱起,也不管被晾在一旁显得有些尴尬的男公关优夜,径直就往店内后方的休息室走去。

    看一惠这样子也是醉的不轻,先得给她醒个酒才是。

    没错了,酒并没有问题,只是后劲大,再加上一惠酒量根本不行。

    一惠要来Charme调查的事一直让幸村放不下心,虽然有横沟重悟加持保护,可是幸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,而且一惠还是和那个叫黄濑凉太的一起,这让他更是把心高高悬起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幸村的的确确因为自己的私心,产生了几分对黄濑凉太的敌意。不过现下人已经抱回来了,他也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这晚因为美风秋子给黄濑开了香槟塔,所有人都前厅在为此庆贺,休息室较于前厅的气氛,是与之截然相反的冷清。

    这倒也好,一惠或许能够更好地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幸村把一惠放在靠椅上,原本想着去给她倒杯热茶醒醒酒,哪知他刚把女孩放下,自己松开手的下一秒,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一惠突然像只八爪鱼似的抱住了他的腰,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坠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惠?”试着喊了喊女孩的名字,后者像是听不见一般,把脸埋在他的身上,时不时发出几声闷闷的嘤喃。

    幸村叹了口气,真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他摸着一惠的头发,一边小声说着像安抚小孩子一样的话。他想让一惠松开手换一个姿势,因为这养坠着他的姿势不论是对一惠还是对他而言,确实都不太舒服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