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美风秋子,年轻的时候是夜店的女公关, 后来傍上了大款, 并成功结婚嫁入豪门。

    秋子的故事几乎是现在那批年轻女公关里的榜样了, 在她们那个圈子, 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美风秋子这个人。毕竟做这一行的,能像秋子一样得到翻身的机会, 简直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美风秋子的丈夫早亡,死后给秋子和他们的儿子留下了一大笔遗产。而今的秋子能在夜的世界里纸醉金迷, 包|养各种小鲜肉, 也是因为她的的确确拥有了令人羡慕不已的财产。

    当年能被大款一直指名并且还直接打包回家, 想必秋子年轻时也是个美人, 现如今……却变成了个臃肿油腻的肥婆。

    果然金钱使人堕落。

    那晚黄濑化名海斗的临时“代班”成功引起了秋子的注意, 也不知道秋子用什么手段搞到了黄濑的联系方式, 大概是因为有钱能够为所欲为吧。

    于是从那以后,黄濑便被缠上了。不过也还好仅仅是知道联系方式而已,黄濑的个人生活并没有遭到骚扰。

    黄濑给一惠打电话抱怨起这件事之后, 一惠又突然想通了一点有关事件的问题。

    接连几起事件死者间的联系点不仅仅是同在Charme,还有与他们私下有不正当关系的某个人, 比如美风秋子。

    尔后一惠也去重悟那里套了话, 西冈真太郎和松泽佑真都和美风秋子有关系,这条线索也再度证明了一惠的猜想。

    美风秋子在Charme包|养了好几个男公关,其中就有这两人。以及最近被杀的优夜, 也就是渡部优, 似乎和秋子也有说不清的牵扯。只不过秋子和渡部优, 并没有像秋子和西冈、松泽那样,有明确的包|养与被包|养关系。

    再做一个大胆的假设,如果这三个人的死都和美风秋子有关,那么新的疑问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西冈会死在东京?

    连续杀人犯的第一次犯案,一般都属于尝试阶段。如果说东京那次事件属于秋子的尝试,那么她的动机又是什么?接连三起男公关被杀的事件,死后还都被切了生|殖|器。

    像秋子与男公关之间的关系,应该不存在情杀的可能。因为不仅轻浮的是男公关,秋子自身,也是个坐拥无数小鲜肉的花心人士。

    近期黄濑被秋子缠上了,那么有没有可能,黄濑会成为秋子的新目标呢?如果可能的话,或许会有突破口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考虑到了这种可能,这段时间一惠和黄濑的联系无比频繁。

    一惠怀疑秋子,就算秋子没有黄濑当做目标,利用“海斗”来关注秋子,也不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。

    当然,在拜托黄濑继续用“海斗”的身份与秋子联系,于此相对应的,一惠得帮黄濑一个忙。

    听黄濑说起,他最近的一个拍摄任务,和他合作的女模特又被摄影大哥嫌弃了。

    就是早前一眼相中路过的一惠的那位摄影,他嫌弃女模特表情僵硬,和黄濑之间也毫无cp感。原本已经要任性地罢工,但是听说黄濑能把一惠叫来,他又恢复了工作的热情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一惠和幸村一起回家的时候,幸村也开口问起了她和黄濑的事。

    “一惠最近好像和黄濑君关系很亲密的样子。”幸村的语调温柔,似乎就在寒暄家常一样。实话说,对于黄濑,他可以说是非常关♂注了。

    一惠这种钢铁直男当然听不出幸村话里的小情绪,在加上幸村一贯都能把自己的心思藏得很好,一惠对此只是有些疑惑:“诶你怎么知道我和黄濑君联系的?”

    “赤也说,最近老看见你在上课的时候发邮件。”

    “赤也说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赤也……已经完全沦为幸村的小弟了吗!志气呢!打败三巨头的气势呢!

    心里默默把赤也鄙视了一顿之后,一惠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。她觉得幸村好像很关注这个事,索性直接跟幸村解释:“黄濑君让我这周末跟他去拍一组浴衣的宣传照,呐夏日祭不是很快就要到了嘛,听他说,他们的摄影大哥差点又要罢工,如果我不去的话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里两个重点,周末,夏日祭。

    夏日祭幸村肯定是要约一惠的,这个势在必得。那么重点来了,是什么事能让一惠抛下东京的弟弟周末不去看他,应该不仅仅是去拍片这么简单吧?

    “周末不用去东京看一树吗?”照理来说,一惠的脑回路不都是弟弟大于任何事吗?

    “偶尔不去一下没关系的啦,一树也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从一惠的嘴里说出来,真的很违和啊!是谁总是口口声声说一树是小孩子啦要宠着他要让着他。

    幸村没再多说什么,默默记下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一惠来帮黄濑这个忙的这组拍摄,是给一个多月后的烟花大会做宣传的,拍摄的是夜景,场地在海边。

    拍摄主题当然是——浴衣,花火,恋爱。

    那位很喜欢一惠的摄影大哥叫北岛,是个留着中长发,还梳成了小辫子,戴着副粉框眼镜,看起来贼有艺术感(其实就是gaygay的)的男人。北岛长得瘦瘦高高的,两条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