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警方赶到现场的时候,根据一树的指向发现了那间直播犯罪的小屋。里面已经没有人了,只留下了一惠在逃跑时撞乱的残迹。

    然后,在场的一树被带回了警视厅问话。

    一树:???

    这起伤害事件势必会让人觉得和西冈真太郎的死有关。毕竟牵扯到的人与事——尸体发现地,与西冈有过打斗的横沟一树,都与西冈真太郎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说是说例行询问,可是看着警方的架势,大概是认为一树的嫌疑很大,潜意识地把他定做了嫌疑对象。

    尽管一树吼着要先去医院见姐姐,这些之后再来说,然而由于事件的性质太过恶劣,在警方的讯问结束之前,他都得和佐藤警官待在狭小密闭的审讯室里。

    至于一惠和幸村那边,一惠当即被推进了抢救室。幸村通知了一惠的父母,可后二人正在外地出差,要赶到东京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,因此只能拜托一惠的堂哥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横沟重悟却因为在蹲一个嫌疑人暂时无法抽身,只能等深夜换班的时候,再到东京。

    一惠的体质很好,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体征。只是,如纸般灰白的脸色令幸村根本无法安下心。

    幸村换下了身上那套因为抱着一惠而被染满了血迹的衣服,他换上跟医院借来暂穿的病号服,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恍然回到了三年以前,患病在身的自己也是这幅模样待在医院里。

    那时候陪在他身边的除了会时常来探望他的网球部正选以外,留得最久的就是一惠了。一惠一直都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子,幸村觉得那时候的一惠之于自身,就像是拯救了他的阳光。

    现如今那个女孩却宛若人偶一般躺在病床上,毫无生命的朝气。

    “一惠……”幸村低低地唤着女孩的名字,往日里温润的声线因为疲惫和压抑染上了几分沙哑。他伸手,轻轻用指尖描摹着女孩脸颊的轮廓。

    和自家青梅从小一起长大,十几年了,幸村从来没见过一惠变成这样过。最严重的一次也莫过于国二的时候她去帮一树打群架,结果不小心招惹了暴走族的人,最后以被打断了两根肋骨的惨状收场。

    emmm这么一回想起来,那真的是一个正常女孩子应该有的经历吗?虽说当年的一树才是不良,可似乎事实上,优等生一惠打架的次数要比一树多的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幸村不禁失笑,他啊,拿自己的这位青梅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怎么老是这么喜欢一个人扛呢?在一树面前那么要强……”

    幸村用手指顺着一惠的鼻梁缓慢地上下滑动,他轻柔得就像在抚摸珍宝一般。他想到了一惠从后巷逃跑出来的时候,在一树面前站直了身体,可却在自己抱起她的下一秒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是不想让一树觉得她是个会令人担心的姐姐吧……

    “一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,你这个当姐姐的也该享受一下被保护的感觉了对不对?就算一树还是小孩子脾气,还有我不是吗?”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有人在说自己的不是,一惠的眼皮动了动,随后,缓缓地睁开了。浅茶色的眼瞳有些神色涣散,意识还不是完全清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惠?”

    “……唔。”一个短促的语气词作为了给幸村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幸村的手掌贴着一惠的侧脸,他用拇指不停地摩挲着女孩还没有恢复血色的脸,仿佛是在确认一般,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惠的状态还非常虚弱,睁眼看到幸村的瞬间,她突然感到了一种以前好像从未体验过的心情,很安心,甚至想要依靠对方。

    当然,一惠并不理解这种感情是什么,她闭了闭眼就抛之脑后了。

    “幸村,你怎么在这?”

    “昨晚你没回家,又联系不上你。一树说你不回去他没办法穿着你的衣服回家,所以和一树来东京找你。”

    原来出来的时候听见一树和幸村的声音并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那一树呢?”

    “我先送你来医院,让他等警察,这会应该还和警察呆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一惠了然地点了点头,因为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情况,她就把一树的事当成了警方的例行询问没有特地去在意。

    身体的疼痛和无力让一惠根本没法轻松地做出大一些的动作。对于使唤幸村方面,她倒是从来不客气:“幸村,帮我个忙……我想坐起来。”

    彼时病房门被敲响,伴着一声“失礼了”,门直接被拉开。

    来人是先前和佐藤一并搜查的高木警官,因为高木此前也只与幸村见过,两人相互点头打了招呼之后,他又对一惠介绍了一次自己,他展示着自己的警察手册,“我是搜查一课的高木涉。”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横沟一惠。”一惠也朝高木点了头作为招呼,像是打开了开关,下一秒她就开启了警部模式,表情凝重,口吻严肃:“犯人有抓到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,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士。”

    高木亦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一惠的问题,他说完了之后才意识到,他为什么要像跟上司做汇报一样来回答病床上的女孩的问题啊!

    他才是警察好不啦!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开口,高木就听到女孩还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,继而接着的,是一大段关于线索的叙述。

    “犯人名叫大岛仁,之前我和他在白夜先生作品交流会上见过面。他持有白夜先生的签名书,高木警官可以调查一下白夜先生东京访谈会的入场名单,因为取得入场券是需要填写预约地址的,嗯……以防万一,神奈川的那场访谈会名单最好也查一下。还有,先前在地铁站的那起炸|弹恐吓事件,背后的操纵者也是大岛,这是他亲口跟我承认的。他能调取查看地铁站的监控录像,还持有肌肉松弛剂,我怀疑他……”

    中途才把笔记本掏出来的高木警官跟不上一惠的速度,后者条理清晰得令人惊叹,完全没有一句废话。高木只得奋笔疾书地记下女孩说的每一句听起来都十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