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却说邢岫烟因为见着袭人, 夜里反而没有多想黛玉那点子已经过去的事, 只想着袭人,或者说九成是华珍珠。不然,原来的袭人眼里都是宝玉,哪里会这样看她这么多眼?

    当时大叔带着她,而她又被赵嘉桓抱着大腿,四鬼一起时光倒流穿回来。她与大叔是重新联系上了,但是从来没有想过, 他们两在这个时空能另寻到身份。

    华珍珠成了袭人, 邢岫烟忽觉得自己真的挺幸运的,邢岫烟生活在外面, 生活条件不如荣府的大丫鬟, 但是平民和奴婢到底不同。而且她有机会学习跟着妙玉学习琴棋书画, 秦嬷嬷教她的刺绣还让她外挂加身了一把。

    赵嘉桓呢?他会如何?她们都成为红楼配角,赵嘉桓成为什么人?他现在过的怎么样,会不会对她不利?

    上午,她依水在亭子中凭栏而坐,忽有苏清过来求见, 为掩人耳目, 邢岫烟近前多用嬷嬷丫鬟,两个懂武功的太监不过是守在院中。

    苏清递上一个信封,说:“刚刚宫里送来的信。”

    邢岫烟收回神思, 打了开来一看, 正是他的字迹。

    【骊山秀园】

    邢岫烟刚来京都, 不知秀园具体在哪个方位,但想她到底是闺中小姐,大叔愿接见她何必这样送封私信来,召她拜见就是。她总有父母的,她是直说好,还是撒谎好?

    邢岫烟左思右想,还是和刑李氏禀报自己要外出,邢李氏问她去哪。

    邢岫烟只说:“圣人传召。母亲不要声张,圣人怕是喜欢低调处事。”

    邢李氏又惊又喜又忧又怕,叮嘱准备,邢岫烟只道:“母亲莫要准备了,让苏清、赵全、赵嬷嬷、崔嬷嬷、紫玥、雪珏陪我过去就成。”

    邢岫烟带着嬷嬷丫鬟乘了两辆马车,而苏清和赵全则骑马和十个化装的锦衣卫一起,迤逦前向骊山。

    赵嬷嬷和紫玥陪着邢岫烟坐在主人车上侍候,京都内城到骊山也有一个多时辰的车程,车上垫了厚厚的被子,也准备了点心茶水。

    秀园建在骊山北麓,是太宗时期修建的皇家园林,或者说这是帝王园林,没有皇帝的准许,便是皇子也不能在这里度假。

    而骊山南麓到是普通的庙宇,迎四方客。京都近郊也就这边的风水好,有一座好山。不然就是要去见识那西岳的气势了。

    颠簸得她还在发育的胸都痛起来。

    邢岫烟不满:“跑这么快,赶投胎呀!停车!”

    赵嬷嬷只得让来接人的车夫停下,邢岫烟任由赵嬷嬷给她戴上帷帽,虽然她特烦这种东西。

    邢岫烟跳下马车,跑到路旁扶树呕吐,来接人的锦衣卫不禁心虚,他们从来没有护卫过女子。

    为圣上办事,当然要快。

    不过,女人真的太弱了。

    看吧,那小姐一吐,几个丫鬟下车来也跑到一旁吐去了,邢岫烟就着崔嬷嬷递来的水漱了漱口。

    邢岫烟又要去方便,丫鬟嬷嬷随去把风,磨磨蹭蹭老半天,消磨着锦衣卫们的耐心。

    过了莫约有两刻钟,她才慢悠悠地因为没有其它选择的回了马车,结果是接着颠。

    到达骊山脚下,秀园大门之外,拱圣军守卫在入口,锦衣卫队长出示令牌,这才放马车进入。又转乘太监抬来的软轿。

    邢岫烟原以为来了这里就是去拜见皇帝大叔的,但是王福迎了她去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邢岫烟在山腰‘御汤阁’前下了轿,掀了帷帽,只见占了秀丽的山脚山腰,宫室连着宫室,亭台接着亭台,廊腰缦回,檐牙高啄。

    而园林中植满各种花奔,正值仲春,开得桃李纷飞,一片热闹。

    这里的硬件也不下于那“神仙府境”了,而软件更高一些,因为有人服务。在当年,皇帝大叔只能差使她一人逗他开心。

    王福领着她们进去,已经有八个侍浴宫女过来服务,邢岫烟却说自己来,让人放了衣服,都退出去。

    古代的温泉池呀,所以说日本人这么爱“泡汤”也是中国学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