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从秀德的卧房里传出了一声能够撕裂空气般的高分贝尖叫。

    尖叫的来源是宫地清志, 毕竟对于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了一个和横沟一树一模一样的人, 任谁看到都会吓一大跳。作为第一个睡醒的人, 睡眼朦胧之间看到两个横沟一树睡在一起, 宫地受到了惊吓。

    这一声尖叫正好把秀德所有人都给吼清醒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一大群人都睡在一个房间里铺地铺,一惠的位置在靠墙, 邻边就是绿间。绿间被吵醒后看到躺在身边的是两个人时自然也吓了一跳,尽管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上并不会出现多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横沟?”绿间皱着眉毛, 不太确定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喊了这个姓氏, 一惠和一树都作出了回应。姐弟两人互看了一眼之后, 一惠作为代表, 张口要解释情况, 然而说出来的却是:“……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不是……早上好是什么鬼!

    面对所有人都投来的惊奇目光, 一惠拍了拍自己的额头让自己清醒一些,她朝众人极其正式地行了一礼,“我是横沟一树的姐姐, 我叫横沟一惠。”

    “女、女生吗!!?”这是除了绿间意外众人的惊叹。

    一惠点了点头,“嗯……其实这学期从开学起和大家在一起的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, 和一个女生相处了这么久, 居然一点都察觉不出来!

    之后,一惠向大家解释清楚昨晚的状况,还有她为什么要扮成一树的样子到秀德来的理由。秀德篮球部的大家算是很快就接受了过来, 对一惠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惊愕不已, 转变成了对于女生的礼貌。

    毕竟屋子里全都是男孩子, 一惠也不好再久留,现下本尊横沟一树也回来了,她朝众人别过后,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在关上门后的下一秒,作为篮球部一群身长几乎都是一百九十公分以上的少年里,唯一最纤弱的那位,横沟一树当即被宫地前辈用手臂勒住了脖子,“哇靠你小子,是不是要跟我们好好解释一下了?”

    一树挣扎着,“解释个毛啊!刚我姐不是说过了?”

    这是今天的第一波惊讶。至于第二波,是在早餐时间,秀德的各位和立海大的各位在餐厅里相遇的事了。

    立海大的人不熟悉秀德,除了横沟一树之外,其余一概不认识。而在餐厅里见到出现了两个“横沟一树”,立海大众人的反应和秀德的大家是一模一样的,除了惊讶,还是惊讶。

    就连军师柳莲二也表情顿住了半秒,睁开了眼睛。尽管在一惠的“葬礼”上时,他就把当时以横沟一树身份出现的一惠给认了出来,可他也没想过一树会在前一晚突然回来。

    柳是用身高来辨认一树和一惠的区别,姐弟俩的身高差了一厘米。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,柳也认错了对象,不过马上他又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嗯,数据要更新了,横沟一树长高了,身长一百七十一公分。

    立海大一行人中,反应最大的是切原,他几乎快要被吓得喊出声。颤抖的手指指着一惠和一树,迟迟没能说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张着嘴惊愕了许久,切原才吐出这样一句话:“那个……横沟家是三胞胎吗?”

    一惠朝切原抱着歉意地摆了摆手,“赤也,我是一惠啦,把头发剪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切原的概念里,一惠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死去,他还亲自在对方的葬礼上参拜过。

    听闻少女那熟悉的清甜嗓音,切原只觉得大脑发懵。再加上前一晚,他亲眼目睹了自家部长幸村在线出柜。连续的冲击让这位单细胞选手根本接收不过来这样的信息量,终于脑回路超载,当场晕厥。

    对,吓晕的。

    一树的回归自然皆大欢喜,两个运动系社团来到这里是来集训,前一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完全懈怠,这天两大部长都严厉了起来。虽然社团的类别不同,但是想同的属性让训练有了重合的部分。比如清早开始的晨跑,这是运动系社团的必要训练项目。温泉旅店的位置在山中,跑山路可以说是一种效果很好的训练方式了。

    既然篮球部的本尊回来了,一惠就不用参加训练,她坐在旅店里面,进入了真·度假·休闲模式。

    一早警方撤去了警戒线,古川光贵的事件也已经做了收尾工作,只是犯人中本幸太郎还没有被逮捕而已。虽说要尽可能不影响旅店的正常工作,然而在前一晚古川光贵的死亡事件之后,古川夫妇哪里还有心思继续做生意。因此,店内剩下的三波人便是他们近期最后一单生意。

   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